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男女同事奸情多
男女同事奸情多
星期一早上,柳柳怀着不安的心情回到公司。她不安,是因为难以面对刘振,那个男人既侵犯了她,又令她尝到性爱的极致。她想了一整晚,下定决心不再和刘振发生任何关系,必要时会辞职不干。但当她下到楼来时,竟然又渴望胖子会驾车来接。然而,她等了一会还是不见胖子的踪迹,唯有悻悻然的独个儿乘车上班
  她一回到公司就要参加每周的例会,会上传出一个恶耗,那万恶的潘小姐竟然命令她与刘振共同为公司设计新招骋计划,并要在两星期内完成。换句话说,在未来的两星期内,她将有极多的时间,要独自面对这个征服了她身心的丑恶男人。
  接到这个任务时,柳柳立即面红耳赤,心跳加速,也不知是愁是喜。她想拒绝,但一接触到刘振淫秽的眼光,又失去勇气。王嫣观察到她神色有异,自告奋勇要求加入帮手,却给潘小姐狠狠的拒绝了。
  「帮人?你做好自己的本份再说吧﹗」潘小姐撇撇咀道,语气中充满不屑。
  王嫣想反唇相讥,却给柳柳拉住了。
  散会后,刘振立即带着柳柳走进自己的办公室,说要好好的商议招骋计划的内容。
  「刘振…我想说你…唔﹗」柳柳率先发难,想说清楚二人只是同事的关系,但却给一个长吻打断了。她要把他推开,却混身酥软,气力尽失。这个吻很长、很深,夺去了柳柳积蓄了一整天的决心和勇气。当两唇分离时,柳柳已经红着脸投降,轻倚在刘振柔软的胸膛上喘气。
  「我们不能在这样,我是有男朋友的…啊﹗」柳柳又发发出一下呻吟声,这次不是因为热吻,而是刘振的手捏上了她柔软的胸部,重重的在上面反覆搓揉。
  渴望已久的刺激感觉如愿涌至,令柳柳不由自主的发出满足的呼叫。
  「呵呵呵﹗」刘振淫笑着道:「我很想念你呢﹗你有没有想念我啊?」他一面问,一面解开柳柳衬衫的钮扣,熟练无比地挑动着那饥渴的身体。柳柳只是象徵式的挣扎了一下,就任由他玩弄着自己的身体,只因那感觉实在太快乐了。
  「我不能…不能再这样下去,但为什么…同样是男人,他就摸得我这样舒服,而我的男友却…噢﹗」她不能自制的比较起两个男人的不同,在这方面自是刘永优胜得多,因而抗拒之心开始淡了。
  「真的很迷人呢﹗我只要一闭上眼睛,就可回忆起你动人的表情…很美,小依你真的很美,很迷人。」刘振在挑逗的同时,不忘在小伊的耳边说着甜言蜜语,令这涉世未深的小女子,心神俱醉。
  「其实他也不是这么坏…」柳柳的思想已经慢慢被改变了。
  刘振看到柳柳顺从的样子,胆子越来越大,不理就在办公室中,伸手就去拉柳柳的裙子,吓得尚余一丝理智的她,立即按着他的大手。
  「不…不要在这里,好不好?」柳柳求饶着。
  刘振异常听话,手静止不动,停留的地方却正好在柳柳那隐密的私处之上,感受着那微震着的身体。「不在这里就行吗?那好,我下班就到你家…」「不…不…不要…我…」「你难道不想吗?莫非又要我…」话犹未完,刘振那双「魔手」又已经不安份起来。
  「不,我不是不想…」柳柳冲口而出,旋又后悔起来。她实在不知如何回答,说不想吗,又违背良心:说想要吗,又异常的难为情,但又自知那火烫的娇躯及反应,早已出卖了自己的感觉。
  来到这个地步,刘振也稍解温柔起来。「是了,我们才经历过那么疯狂的一晚,你一定想休息一下了。好﹗我就暂且饶了你。不过接下来的这个周未,你可要好好的陪我。嘿﹗就由星期五晚开始吧﹗」最后那一声淫笑,完全曝露了他的意图。
  柳柳那还有拒绝的能力,她是如此渴望被侵犯,亦很清楚,即使刘振即场来个「霸王硬上弓」,她也无法抗拒,只会在半推半就下臣服。她越想越是火热,被按着那私密之地,也开始渗出羞人的分泌来。
  「但今个周未是最后一次…我不能再对不起男友了。」柳柳勉强地提起精神,轻咬银牙,提出了最后的条件。
  「你是我最喜欢的女孩子,只要你不愿意,我是不会碰你一根指头的。」刘永口不对心的说,但一双手扒却仍然在柳柳身上使坏。
  「我今天暂且放过你,不过,在只得我俩的时候,你可以任由我揽揽抱抱,还有亲咀。」他吸吮着她晶莹的小耳珠,发出不能拒绝的命令。
  柳柳给吻得混身发软,情思难禁,只能顺从地垂下头,以不拒绝当作答应。
  她的反应惹得刘振大乐,捧起她的琼首又是一轮的狂吻,直吻到二人都有点喘不过气,才让她穿好衣服离开。
  「别忘记我们的最后约会。」刘振不忘加上一句。
  柳柳神不守舍地回到座位,满脑子就只余下刘振那可恶的音容,混然不觉王嫣正讶异的望着自己。
  「柳柳、柳柳…你没有什么事吧?」一连数声的低声呼唤,也把她的魂魄唤回。
  「没事。」深怕给王嫣看出什么,柳柳立即低头扮忙,不敢接触好友的眼光。
  「还说没有什么?」王嫣非常不满。
  「你看看你的上衣。」柳柳低头察看,立即羞得想找个洞躲起来。原来她荒乱之中,竟然扣错了钮扣,露出小半边胸脯。
  「我…去洗手间…」柳柳不知如何辩解,唯有逃也似的走进洗手间,把衣服弄好。到她出来时,却仍然要承受王嫣充满着狐疑的目光。柳柳暗骂自己的大意,但事已至此,她已经再没有心思去掩饰什么。
  接下来的一整周,柳柳成为了刘振手上一件任由摆布的玩偶,他经常以商议招聘计划为藉口,把柳柳硬拉进房中。只要一关上房门,他就会狞笑着把小美人抱在怀里,手口并施大肆挑逗。虽然柳柳仍未习惯在办公室内鬼混,但身体早已沦陷,渐迷失在男人无所不至、无孔不入的挑逗之中。他的手,令她欲火高涨:
  他的吻使她春心荡漾,只能在那巨熊一般的怀抱内婉转呻吟。办公室偷情固然羞人,但背德的犯罪感也带来双倍的刺激,无法反抗的柳柳开始自暴自弃,抵抗越来越少,留在刘振办公室的时间越来越长,更开始渴望起星期五的来临。
  刘振的挑逗就好像毒品一样令柳柳沈迷,对性爱充满着渴求。她越饥渴,身体越敏感,对刘振的渴望就越强烈。她无法集中精神于工作之上,拒绝了男友的所有邀约,每天晚上,她只要一合上眼睛,就会重堕那个激情的晚上,然后在饿渴之中自慰一番,才可以倦极入睡。
  随着柳柳抵抗减少,刘振对她的挑弄就越加大胆放肆。星期三的早上,他趁茶水间无人之时,跑过来强吻正在斟水的柳柳。她毫无心理准备,自然伸手去推,但却给抓着双腕,然后嘴巴就被封,屈服于他霸道的吻下,混然忘却随时会被人揭破奸情。
  到了星期四,亦即是约定之日来临前的的一天,柳柳在午饭时间给刘振带进了办公室,一轮挑逗之后,他的手指赫然突破内裤封锁,游走入那迷人的小穴之中。在他技巧的拨弄下,柳柳还获得了一次小小的高潮。但这小高潮根本满足不了她的需要,反而令欲火烧得更猛烈。她整段午饭时间都留在刘振房内,渴望他会更进一步,但可恶的胖子却首次不解风情起来,只是敷衍地吻了佳人一遍,就让她离开了。
  【完】